AD
首页 > 健康 > 正文

境外输入压力持续加大,中国需全面打好“边境保卫战”

[2020-05-26 08:47:00]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境外输入压力持续加大,中国需全面打好“边境保卫战”这些都是抗疫需要,绝对不是要搞什么“歧视”。文|海上客短短一个星期时间,新冠肺炎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从4月7日的1000例,达到了截至今天上午10时的1500例。4月12日,在绥芬河海关的集装箱检测系统视频终端监控室,工作人员对一辆俄罗斯货车进行车体和

  原标题:境外输入压力持续加大,中国需全面打好“边境保卫战”

  这些都是抗疫需要,绝对不是要搞什么“歧视”。

  文| 海上客

  短短一个星期时间,新冠肺炎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从4月7日的1000例,达到了截至今天上午10时的1500例。

  4月12日,在绥芬河海关的集装箱检测系统视频终端监控室,工作人员对一辆俄罗斯货车进行车体和货物扫描 图 | 新华社

  在4月9日的文章《周边形势很紧张》 中,海叔就提到,中国多达91个已开放陆地边境口岸,其实都该做好防范了。不仅如此,接下来,陆、空、海口岸,这些国门该如何守牢呢?

  01

  先看绥芬河和广州,这两座城市在防范境外输入病例上,有着不少相同之处,也有不少不同之处。

  先看相同之处:

  第一,两座城市从历史上说就长期是中国门户。绥芬河东南方向是现在属于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广州的东南方向,则是如今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历史上,香港曾经属于广州府。

  第二,两座城市如今都面临陆上的境外输入压力。特别是绥芬河。此前从俄罗斯回国的不少人从莫斯科飞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然后坐汽车由绥芬河入境,经检测为新冠肺炎患者。而广州亦有从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通关入境者,被确诊是新冠肺炎患者。譬如3月16日,一位64岁确诊者,就是从法国巴黎飞抵香港后,由深圳返回广州老家。

  绥芬河口岸

  再看看两地不同之处:

  第一,绥芬河是隶属于牡丹江市的县级市,一座边境小城,只有七万常住人口。而广州是广东省会,有着1500万人口,有不少医疗资源。

  绥芬河已经开设方舱医院,由牡丹江驰援医护人员,全国各地亦有医护人员驰援——其中有从湖北转战而来的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值得我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第二,绥芬河的境外输入病例,主要是中国人,是我们的同胞。他们选择回国,我们是需要接纳的。而在广州,除了从陆路、空路回国的中国人以外,更有一些外籍人士。海叔不得不说,这些外国人,成为广州严防境外输入的一个难点。

  4月1日,广州市八医院ICU护士被一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在该院接受救治的尼日利亚人殴打致伤

  3月21日从尼日利亚抵达广州白云机场的47岁尼日利亚男子帕特里克(Okonkwonwoye Chika Patrick),3月29日检测结果为新冠阳性,3月31日确诊患新冠肺炎。4月1日一大早,广州市八医院护士汪某请他抽血检查,他非但不予理睬、试图强行走出隔离病房,还殴打、咬伤汪护士。

  尼日利亚外交部长奥尼亚马4月14日记者会发言

  当地时间4月14日,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周平剑在与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会见后举行了联合记者会。奥尼亚马在记者会上说,“近期一些尼日利亚人抵达广州后被确诊,其中一个经营饭店的女老板确诊,饭店是尼日利亚和其他一些非洲国家人员经常光顾的地方,中国地方政府查明此点后,要求封闭相关场所,隔离密切接触者,被强制隔离的人自然不被允许返回酒店、原住所等”。

  02

  不得不说,广州的压力要比绥芬河更复杂。最近,一些不明真相的尼日利亚人,在海外社交媒体上看到片言只语,作出错误解读。按照奥尼亚马的话说,是“误以为尼日利亚人和非洲人在防疫中被‘挑选出来’,有针对性地被加以区别对待,表示不能理解”。

  4月10日,周平剑在观看尼日利亚众议长提供的手机视频

  一张网传照片,更成了一些尼日利亚人所谓的“口实”。画面中,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周平剑弯着腰,低着头。网传他是在为尼日利亚人在中国遭受不公正待遇道歉。然而,事实是——4月10日,周平剑大使应约会见尼日利亚众议长巴贾比亚米拉时,观看对方提供的所谓“尼公民在中国广州遭不当对待”手机视频,他明确指出,视频里中方防疫人员的行为正当,并无不妥。

  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周平剑在记者会发言

  4月14日,在与尼日利亚外长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奥尼亚马外长道出了真相,周平剑大使更是直指——

  在广州的尼日利亚公民、非洲公民在防疫方面是高风险群体,他们的健康与安全面临更大挑战,必须通过全面排查、全部检测等方式对他们和其他市民的健康负责。这些都是抗疫需要,绝对不是要搞什么“歧视”。

  正在接受广州防控人员“咽拭子”检测的非洲籍人员

  海外社交媒体一波波发酵的所谓尼日利亚人、非洲人在华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消息,到底是谁捣鼓的,正在显露出来。

  当中国基层防控人员和非洲籍人员产生了一些小摩擦时,第一个跳出来称中国“可耻的仇外”的,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屡做惊恐之状的,还有美国国务院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纳吉。在海叔看来,这些带着任务挑唆中非关系的美国官员,连拉偏架都不算。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中非关系和睦。

  奥特加斯

  03

  在如今绥芬河、广州境外输入压力陡增的情况下,海叔还是要提醒——所有的入境口岸,无论陆、海、空,无论是否暂时封闭,都还需严防死守。

  回看境外输入病例的情况,会发现:辽宁,在1月底就出现境外输入病例,系从日本旅游归来者;2月份,从伊朗归国者成为境外输入病例的“主流”,其中不少人是宁夏、甘肃人士;3月份,当意大利疫情起来的时候,从意大利归国的同胞中,主要是一些浙江籍人士成为境外输入的“主流”;4月份,广东境外输入病例里两成为外籍,绥芬河又成为俄罗斯归国同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主要落脚点,当绥芬河口岸暂时关闭后,满洲里又“冒”了出来。

  4月13日,境外入渝人员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接受体温监测 图 | 新华社

  由此可见,境外输入疫情的变化,正是全球疫情的反映。海叔认为,接下来只要是口岸,无论此前境外输入压力大不大,都要有提前预案,做到有备无患。

  譬如云南,此前已经和越南、老挝携手抗疫——相继完善边境地区双边联防联控机制,并选派医疗专家组赴老挝协助当地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下一步,是否该更加扎紧篱笆?

  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启动战时机制,前移工作关口 图 | 央广网

  另一方面,4月14日,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出席新闻发布会,宣称该国新增确诊病例4062例,累计确诊病例65111例。我国西北一些省区,是否该关注一下土耳其疫情,以及可能存在的境外输入压力了呢?

  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

  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